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陆琪说什么?

励志│职场│不需要同意我,只需听我说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陆琪  

职业作家 专业编剧 独立摄影 luqi888888@vip.163.com 正在进行的工作: 《潜伏在办公室》长江文艺出版社 都市周报专栏 《家人》杂志专栏 《虹猫蓝兔》动漫编剧 《商界评论》专栏连载 《今日早报》专栏连载 CCTV6电影编剧 杭州作家协会类型文学委员会 美国WIN图片社

网易考拉推荐

陆琪:独立的界限——《女人是男人的主人》之三十一  

2010-11-11 00:16:11|  分类: 《女人是男人的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女人这一辈子,什么都可以听自己的,只有选男人应该听别人。

 

 

我有个远房堂妹,从小就很乖,事事都听父母安排。当然家里条件也好,堂妹足可衣食无忧,考大学那年刚好扩招,也轻而易举的进了不错的专业,毕业后父母早就托关系搞定了工作。堂妹这一生可以说,只要按部就班,完全能过上富足美满的日子,不会有任何的障碍。

这就是父母的厉害之处,他们除了能安排自己生活之外,还能替子女们规划出一条最稳定的生活路线。

但世事往往不会如父母所料,因为每个孩子都会有叛逆期,而我堂妹的叛逆期就出现在大学毕业的当口,她恋爱了。

堂妹爱上了一个同班同学,家在河南的小伙子,而毕业之后,堂妹打算不去父母安排好的地方上班,反倒要跟着男朋友去河南某小城。

她父母当然不同意,家里就这么一个宝贝闺女,盼着她可以呆在身边,安安稳稳的过一辈子,但莫名其妙就跟着个男人跑河南去,虽然没有地域歧视,可毕竟人生地不熟的,万一出事怎么办?过不好又怎么办?

家里面爆发了剧烈的战争,堂妹的长辈轮番轰炸,要她就范,千万别脑子糊涂。如果是从前,乖乖堂妹可能也就听了,但这次不晓得触到了哪根神经,她的叛逆性完全激发了。在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,居然跟着那个男人私奔去了。

这下子,家里面炸了窝,堂妹的父母哭天抢地,差点要报案。最后还是通过长辈托到我这里来,希望我能出面劝堂妹回家。

我只是劝诸人稍安勿躁,不用在花心思劝人回头,反倒只需做好一件事情,保管堂妹过段时间能乖乖回来。

她父母听了安排,再也不逼着女儿从河南回家,只是强忍着心痛,每个礼拜给她打一个电话,述说下家里近况,半点压力都不给她。

大约半年过去了,堂妹在河南的生活过的相当不好。首先是生活不习惯,她在家是娇生惯养的,可到了外地却样样得自己做事。其次是和男人父母生活在一起,从小公主变得寄人篱下。然后男人父母还对堂妹诸多不满,觉得外地人太娇贵不适合做媳妇。最后是工作也不理想,虽然也有份薪水,但连城市里的五分之一都不到。

最大的问题,出现在几个月后,那个男人居然移情别恋了,和他单位里的一个女人好上了。这下,堂妹和他爆发了巨大的争吵,一气之下,只能搬出他家。小女孩人生地不熟的,在河南怎么生活下去呢?自然只能乖乖的听话回家了。

而这一幕,其实早在预料之中。因为堂妹把女人的独立自主给弄错了。一个女人的独立应该是什么都听自己的,只有选男人要听别人的。

因为女人的困扰,在于感情和生活难以分开。感情是感性的事情,生活是理性的事情。你要做什么怎么活,是非常理智的判断和规划,这点完全可以由自己来决断,不需要别人插手。但遇到感情问题时,女人往往会迷失自我,失去理性。但感情变成婚姻后,又是一辈子的生活。也就是说,瞬间的感性会让你赔掉一辈子的生活。

在这种情况下,就需要有人帮你把把男人的关,从理性角度来看这个男人,是不是真的嫁得过。

所以,就算是再独立自主的女人,一生也需要听别人几次话。

几次足矣。

 

陆琪作品,转载注明

 

luqi888888@vip.163.com

 

(陆琪:励志作家、畅销书作家、编剧;著有《潜伏在办公室》、《上班奴》等;

陆琪说什么?说职场是“老板公敌”;说情感是“男人公敌”;说成功是“所有成功者的公敌”。在任何时候,都只为小人物说话。)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211)| 评论(2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