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陆琪说什么?

励志│职场│不需要同意我,只需听我说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陆琪  

职业作家 专业编剧 独立摄影 luqi888888@vip.163.com 正在进行的工作: 《潜伏在办公室》长江文艺出版社 都市周报专栏 《家人》杂志专栏 《虹猫蓝兔》动漫编剧 《商界评论》专栏连载 《今日早报》专栏连载 CCTV6电影编剧 杭州作家协会类型文学委员会 美国WIN图片社

网易考拉推荐
GACHA精选

陆琪:不讲信用的上司——《上班奴》第七章  

2010-06-01 15:42:13|  分类: 《上班奴》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上班奴特征之七:上司答应你的事情,说变卦就变卦,完全没有信用。

 

上班族之所以是上班奴,很重要的原因就是他们的命运不受自己控制,而是被上司掌管着。这一个特征若再细究,则会显得更可怕。

因为上司他本身可能并没有掌握别人命运的能力,甚至于,他自己都是很不靠谱的。

许多上班族期望上司可以有诚信,可以有能力,可以分清黑白。但事实上,这些都是奢望。正因如此,我们上班奴的身份,才会被一次次的敲实。

当然了,没有人希望自己是上班奴。即使真的身在其中,也会从心底里面拒绝承认。

经历过最近那么多风雨波折后,林幻想对上班奴这个事实,已经全盘接受,但只是自己明白还不够,她决定把之前与我的对话,也告诉同事们。

可还不等林幻想说完,同事们已经连连摇头,断然否认自己是上班奴。更有甚者还讥笑林幻想,说她喜欢做上班奴就去做,反正他们都是上班族。

林幻想见怎么也说不通,就偃旗息鼓,不再提对话的事情。

不过树欲静而风不止,一个人是上班族还是上班奴,确实不由他自己说了算。你以为能够掌控局面的时候,局面往往会给你一个难堪。

在分组搞试点业务之初,曹可非曾说过,要向公司申请特别奖金,用以犒劳比较优秀的那一组。

陈琳她们这组一开始是领先的,但陈琳对于这种额外奖励根本不在乎,所以也没有多问。但后来,孟红波突然发力,在曹可非的明帮暗扶之下,业绩直接上升,终于遥遥领先与陈琳这组。

孟红波却不是陈琳,她出了名的会折腾,业绩一旦领先,就开始催促着曹可非把奖金的事情落实下来,甚至还帮着写好了申请报告。

曹可非左右想了想,觉得事情没什么坏处,而且说不定还能引起上头对工作进展的关注,于是便找了个机会,把方案给递交了上去。

这份方案落到销售总监手里,也不晓得是不是那天心情好,居然颇受重视,连续开了两次高层会议,销售总监最后拍板,为了提升新试点业务销售的积极性,从总监专门奖中拨出八万元,做为特别奖金,由曹可非进行分配。

八万对于高层来说,当然算不了什么,可到了下面,就是挺大一笔数字了。这个消息传来后,大家伙心里顿时琢磨开了。曹可非拿两万,组长拿两万,下面的组员还能每个人分一万。

这就不是闹着玩的事情啦。

林幻想的同事们,听到这个消息,顿时就一片哀叹声。因为做新业务试点,大家停下了旧业务旧客户,很久没有拿提成奖了,现在有这么大一笔钱,却眼睁睁的让对手拿去,自然心里郁闷。

陈琳到这会儿才醒过神来,虽然她可能不在乎钱,可不代表手下也不在乎,做为合格的上司,她实在应该帮下属争取权益的。

于是陈琳便去找曹可非,想和主管商量,从奖金中抽出一小部分,做为鼓励奖发给下属。理由也很简单,虽然自己这组的业绩稍弱,可差距非常小,而且职员们辛苦完全不打折,就算是比赛,也应该发一点激励性质的奖金。

陈琳才开口,孟红波就进来了:“呦,比赛还没结束呢,就来这儿哭诉啊。”

陈琳皱眉:“什么叫哭诉,之前就没有敲定规则,现在我是要变通一下。”

孟红波:“有什么可变通的,早就说好了,哪个小组业绩高,特别奖就归哪个组。输了还想分钱,那还不如不用比了,大家坐地分钱就行了。”

陈琳:“只发奖金给一个组,不是抹杀了别人的积极性么?难道我们组之前做的事情都白费了么?”

孟红波:“你懂不懂什么叫赢家通吃啊。”

陈琳干脆问曹可非:“主管你说,究竟怎么样。”

曹可非打着哈哈:“哎呀,这事儿么,说的真是晚了。陈琳你也知道,之前大家说好的,就是发获胜奖,而且我给销售总监递交的报告也是这么写的,中途如果要改,那总监问起来很不好交代啊。要不这样,我们就以月底为限,哪个组的业绩高,所有奖金就归哪个组所有。”

“月底?”陈琳,“都不到一个星期了,我们怎么可能来得及追上?”

孟红波冷笑:“难不成你还想要一年?别说我不提醒你,我组里还跟着几个单子呢,到月底前肯定能签下来。你们没本事,就别来和我争。又要比赛又不想公平的,这算什么?撒娇就能赢了?”

孟红波阴阳怪气的话,把陈琳气的够呛,满脸通红的跑回自己小组。

众人都围上来,发觉陈琳神情不对:“陈姐,怎么回事?”

陈琳一拍桌子,愤然道:“还有一个礼拜,和他们就差一百五十多万销售额,我就不信追不上。大家从现在开始,动用一切客户资源,无论如何也给我争口气回来。”

陈琳工作这些年,向来以工作能力见长,还没在这方面服过输,既然大家明刀明枪的干,那就好好的大战一场。

于是,林幻想开始跟着陈琳东奔西突。她本来以为,之前的工作已经是很累了,现在才知道,原来陈琳压根就没发力,真正全力以赴起来,那才叫可怕。林幻想跟着陈琳打下手,最多的一天,竟然见了十二个潜在客户,从早上到晚上几乎是一停都不停。

到最后一个局时,陈琳看林幻想实在顶不住,才让她回去。而陈琳自己,居然奋战到半夜十二点,终于在酒吧里把单子给敲定下来。

陈琳这边发奋图强的时候,孟红波也紧张起来。虽然她话说的很满,可也知道陈琳实力强劲,万一被赶上,那刻真是丢脸丢大了。

所以,孟红波的小组也进行了全体动员,四面出击,要把数据做的更高。而她们的一大优势,就是有曹可非的暗中支持,曹主管经常会把一些直接表达过意向的客户,派给孟红波,让她们可以直接签下来。

到月底仅剩一天的时候,双方竟然又都完成了两百多万的额度,最终的差距,还是保持在一百五十多万。

这下子,孟红波心中大定,新业务每个单子,基本上保持在五十万左右,陈琳就算再厉害,也不可能在一天之内谈下四个客户反超。

这天快下班时,孟红波小组已经提前庆功,连曹可非都出席,决定第二天开一个总结会,并在会议上派发奖金。

林幻想这边听到消息,个个唉声叹气,但这一整天,陈琳却都没有出现。

第二天才上班,孟红波就颠颠的跑来召集开会。大家都知道结果如何,自然也没什么期待,一边是兴高采烈,而另一边则垂头丧气,谁都没听曹可非在总结些什么。

平时开会,就算是有废话,林幻想还能忍得住。可今天这会,明明知道是给对方唱赞歌,对林幻想来说简直是折磨。周围的同事也是如此,大家巴望着赶紧把奖金发掉,然后能散会休息。

曹可非的总结报告说了一个多小时,终于快到尾声了,众人心中叫好,想着总算能够结束折磨了。

就在这一刻,陈琳突然砰的一声推门进来。

孟红波抬眼看,冷笑:“陈姐,你这会儿才来啊,来的刚好,曹主管准备发奖金了,你也来见证一下么。”

陈琳:“那还不算迟。”说着,她把一个文件夹丢在桌面上,“我刚签完的大单子,两百万,刚好超过你们五十万的额度。”

这句话,犹如晴天霹雳,打在所有人的头顶上。

林幻想她们几个人,顿时哇哇大叫起来,抱着陈琳又跳又笑。这已经不是钱的问题,而是尊严和面子的事情,陈琳在最后时刻丢出的这份单子,居然力挽狂澜,岂不是让林幻想她们乐疯了。

曹可非和孟红波却目瞪口呆,孟红波不敢置信的拿起文件看,这是陈琳和本地一家巨型国企签的通信新技术改造,额度在两百万还开外,果然是一点都不做假的。

这下子,孟红波小组的人彻底蔫了,从一开始她们就是胜券在握,肉都已经到嘴边了,却被陈琳在最后关头活生生的夺了回去。

孟红波气的脸色发白,浑身发抖。虽然她也承认陈琳的实力强大,可怎么也没想到,陈琳竟然能在最后一分钟,拉到这么大的单子,可以反败为胜。

孟红波视奖金为袋中物,临了却输掉,这打击怎么接受的了,她小组的几个女孩子,甚至开始哭起来。

会议室里的气氛顿时逆转,可谓冰火两重天。陈琳小组的欢呼雀跃和孟红波小组悲痛欲绝成了鲜明对比。

林幻想等人却不开眼,还在那儿齐呼:“发奖金!发奖金!发奖金!”

曹可非的面色也很难看,他都已经说过,将要发奖给孟红波,但陈琳压到最后一刻翻盘,显然也不给他面子。

不过到底是做主管的人,涵养功底深厚,曹可非沉默了一会儿说:“没想到这么戏剧性啊,说出去都没人信了。我看,今天的会议就到此为止,反正大家业绩都摆在台面上,我回去整理一下,过几天再说评奖的事情。”

话音一落,曹可非和孟红波小组便扬长而去,都不给陈琳这边任何说话的机会。

会议临时中断了,不过陈琳她闹的事儿可不小,没过几个小时,在公司几个重量级传声筒的作用下,上上下下都知道这件事情。

部门里不少主管也纷纷打电话给曹可非,打听事情来龙去脉。毕竟是做上司的人,那些个主管经理一合计,心里已经明白了,陈琳的单子,并不是今天最后一刻签下来的,而是早就拿在手里了,只不过陈琳故意不拿出来,就等最后一分钟,快要落槌的时候,当重磅炸弹敲下来。

一方面是不给孟红波任何翻身的机会,另一方面也是给曹可非个难堪。

这种事情,陈琳是做的出来的,她在公司里做事,向来靠的是实力,最看不惯就是孟红波和曹可非这样,靠着上下关系来搞七搞八。这次孟红波惹上来,陈琳当然要重重还击,不让对方有好果子吃。

林幻想跟着同事们兴奋了好一阵子,到快下班的时候,她突然醒过神来了,有些担心的问陈琳:“陈姐,这事儿闹大了,怕不怕啊?”

陈琳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:“怕什么,都说好了,截止到月底的业绩,现在都放在台面上,我们就是高过别人,她还有什么机会。”

林幻想记起我曾说过的上班奴的话,本来想讲给陈琳听,可看到周围人开开心心的,咋呼着晚上唱K庆祝,也没再开口。

其实在职场里面,所有的胜负都是假的。因为真正的力量是跟随着权力的,而权力者才是永恒的胜利者。一切没有权力为支撑的胜利,都是伪胜利。

陈琳今日大获全胜,看起来是铁证如山,有业绩撑腰,完全都不可能动摇。但陈琳的胜利,是没有权力支撑的。今天这个场面上,看起来她赢了。可明天换一个场面,权力完全可以卷土重来,而到那时候,陈琳就没有任何还手之力了。

陈琳在做事上聪明,可做人上,却还差的很远。

过了大概一周时间,曹可非叫两个组长进去开闭门会,曹的意思很简单,比赛的事情就此作罢,奖金两个小组平均分配。

孟红波对这当然没异议,可陈琳就不干了,她说当初孟红波领先,就巴巴的给她们申请奖金,怎么自己小组领先,就要平均分配了。

曹可非也不搭理她,只说这是上头的决定。陈琳当场拍桌子摔门出来,回到自己小组里破口大骂,将曹可非和孟红波骂的狗血淋头。

林幻想觉得事情越来越不对,就劝陈琳:“姐,我看还是算了吧,一半也不少了,大家能分钱就开心了。”

陈琳大怒:“什么就算了,明明就是他们不对。这叫什么事儿?那奖金就是为孟红波而生的么?说好了谁赢谁拿,为什么又要改?这朝令夕改又算什么?”

同事们也纷纷帮腔,觉得事情不能就这样算了,不然孟红波就太得意了。

陈琳一怒之下,立刻给销售总监写信,把事情的前因后果说的清清楚楚,要求总监主持公道。

这毫无疑问,是陈琳在整个事情中犯下的最大错误。

以前不管怎么闹,事情都是在部门中,以曹可非为最高判决人,所有结果都是可控的,也不会留下多大的后遗症。

但事情捅到上面去,却不再受曹可非的事情,原本的小事立刻变大,后遗症将难以收拾。

当然,陈琳现在是想不到未来的结果,也不知道,会对她的职业生涯带来多大的影响。

据说,销售总监收到邮件后,勃然大怒。他本来对最近的试点业务进展很满意,特别奖的事情也给予支持。可到最后,奖金事件居然闹成这样,他一手力导的试点,变成了公司上下的笑柄,总监的颜面有些挂不住了。

于是,他就把曹可非叫进去狠狠斥责了一顿,要他尽快解决此事,不能再把事情闹大,否则,曹可非都得滚蛋。

曹可非回来后,关在办公室里拍桌子摔东西足足半个小时,之后召唤两个组长进去,却和颜悦色的对她们说,总监取消了全部奖金,特别奖不复存在,所以大家一分钱都没有。

事情闹成这样,孟红波自然没什么话说,陈琳本来还不服气,曹可非也不和她争,让她直接写报告向总监索要奖金。

陈琳再大胆,也不敢犯这混,可回来后实在还是郁闷。这天晚上,大家去唱K,唱着唱着抱头痛哭起来,她们真的想不通,事情为什么会这样发展。明明上司自己说过的话,明明是摆在桌面上讲清楚的规则,为什么说变就可以变。

这时候,有人突然想起林幻想曾几次提过“上班奴”的概念。这回,大家异口同声的承认,自己压根就不是上班族,而是上班奴。

陈琳更是要林幻想把我叫过去,一伙人在KTV包厢里也不唱歌,反而请教我关于上班奴的事情,她们最想知道,为什么特别奖事件会演变成这个样子,其中到底发生了什么?

 

 

 

为什么你是上班奴?

 

1、职场是以权力为核心的,承诺谁都可以,但变卦是权力的权利。

 

之前一再说过,职场是以权力为核心的。也就是说,人和事情,都不围绕着你转,而是围绕着权力运转。

在职场里面,承诺谁都可以,上司可以答应你,你也可以答应上司。但必须要记住,变卦却是只有权力才能做的事情。

因为你变卦,将会付出巨大的代价,而上司变卦,则有权力护航。

也许有人会说,如果上司变卦,也会付出代价,至少职工对公司的忠诚度会降低呀。

但你要弄明白,上司和公司的利益并不一致。做为高级打工者,他们的利益是自己而不是公司。就算大家对公司的忠诚度降低到谷底,也与他们毫无关系,大不了换个地方打工么。

所以,上司们变卦,却是公司付出代价,这对权力掌握人属于零代价行为。

 

 

 

2、上司可以控制你,你控制不了上司。

 

许多人不喜欢被人控制,他们会觉得,每个人都是独立的个体,自己想什么,思考什么,根本没人能控制。

确实如此,但悲剧性的是,上司和老板可以做到,让你自由的想,却不能自由的做。

你想到什么并没有用,上司却可以令你做不到。

譬如在上面的例子里,陈琳想要拿到特别奖,所以她拼命的拉业务,也的确是成为了比赛的赢家。但是,做为上司的曹可非,却可以轻而易举的改变游戏规则,让陈琳不能实现愿望。

为什么呢?因为奖金在曹可非的手里啊,他才是控制者。曹可非能够压住奖金不发,可以随意改变制度,甚至可以开除部门里任何一个人。

而反过来,陈琳就做不了什么。即使曹可非出尔反尔,陈琳只能吵架,而不能直接威胁到曹可非。陈琳最多能做的,就是越过主管,找到更高层面的权力来压人。

但是,权力和权力之间是有粘合力的,销售总监最终还是会站在曹可非这边。所以,当曹可非宣布奖金取消时,陈琳就陷入绝境。

她得罪了很多人,却一无所有,这就是权力的不对等性。别人能管你,你管不了别人。

 

 

 

 

3、上司也受权力的制约。

 

当然,你的上司也并非高枕无忧。职场生态圈,也是一环套一环,一物克一物的。

上司做为生物链中的一节,同样受到更高权力的制约。所以在有的情况之下,他们本来不想反悔,也想要兑现承诺。但当更高层放话时,你的上司也毫无办法,只能照做。

所以,变卦这种事情,在不少例子中,都是不得已而为之。

你在职场里,是一颗随风摇摆的草。而你的上司则是比你高一点的灌木,本质都没有变。

当权力之风刮过来时,你们都得左右摇摆。

而比较可悲的是,你只需要承受被抛弃的感受。而上司们却还要顶下随时变卦这个恶名。

这么看来,上司反而更惨一些。

 

 

4、职场里最重要的不是信用,而是利益。

 

那么在职场里面,为什么会有承诺和变卦呢?这几乎成为相互依存的两件事情,只要有承诺,就一定会有变卦。

其实很简单,职场里的一切,都是在交换利益。

公司对你的任何承诺,都是因为利益,需要你去做某个事情,需要激励你,需要让你有足够的动力。

而公司对你任何的背叛,对所有事情的变卦,同样也是因为利益。

所以说,职场里面最关键的,根本就不是信用。上司的属性里,并没有信用这一项。即使是公司、老板,他们的属性里,也没有信用这一项。

因为信用是可以根据利益转变的。

只要有了利益,就可以有信用。而一旦利益的风向变了,信用也就成了变卦。

这就是现实,任何的个人,都不可能去和利益相抗衡,这是不可战胜的力量。

 

给你一把钥匙

 

 

听我讲完上班奴的这个特性,众人都郁郁不再说话,让人难过的,并不是事情有多坏,而是事情根本就无力改变。

尤其是权力这种东西,对于没权的人来说,压根就是天方夜谭。

陈琳愣了一会儿,终于问:“那我们应该怎么办?在这个事情里,我们究竟做错了什么?”

我:“你最错的一点,就是把事情纠结在上司的承诺上。而不是去找到事情的关键点。”

陈琳不解:“什么意思?”

我:“刚才说过了,上司的承诺,是随时可以变卦的,而他变卦之后,你几乎没有办法挽回。因为他有权力,你没有权力。”

陈琳点头。

我说:“但你怎么不去想想,上司为什么要变卦呢?这才是问题的症结所在呀。全世界的职场里,上司要违背承诺都是一样的,但变卦的原因却千变万化,这里面就有可做的文章了。如果你弄懂曹可非为什么要变卦,事情可能就不至于会像现在这样。”

陈琳傻了:“是啊,他为什么会变卦,这事儿我还真没想过。”

我笑了笑:“其实很简单,职场里没有无缘无故的变卦,曹可非一定要让孟红波她们拿奖金,必然是有利益原因在。”

“利益原因?”陈琳深吸一口气,若有所思。

这时候,她手下一个职员突然拍脑袋:“哎呀,我想起来了,有一次我进电梯,刚好曹主管和孟姐出来,两人在嘀咕着什么奖金分成的事情,这是不是和利益有关啊。”

陈琳嗤了一声,满脸恍然大悟的样子:“我知道了,其实孟红波这招也没什么。不过是学人分赃而已。”

“什么?什么?”众人都问。

陈琳冷笑:“我估计,孟红波和曹可非两个人,对奖金有另外一种分赃方式。之前按照公司惯例,六个人分八万,。小职员每人一万,组长和主管各得两万。而如果孟红波先做好人,让主管拿四万,而剩下的人再分四万。曹可非凭空多得两万块钱,他当然巴巴的让孟红波那边拿奖金了。”

林幻想先一个跳起来:“怎么可以这样,这不是私相授受么?我们可以告他们行贿。”

我摇头:“你有证据么?就算成了现实,你也告不倒。你告不倒别人,别人就能告倒你。”

陈琳想到这会儿,终于叹气:“原来职场里的事情,真的这么肮脏,看来我不承认自己是上班奴也不可能了。”

“做上班奴不要紧,关键是能够做到守住自己的利益,让自己在上班时当奴隶,下班后做主人。”我大笑。

但真正的事实却往往相反,太多人想在上班时当主人,结果下班后,反而得继续做这拜金社会的奴隶。

 

陆琪作品,转载注明

 

luqi888888@vip.163.com

 

(陆琪:励志作家、畅销书作家、编剧;著有《潜伏在办公室》系列、《上班奴》等;

陆琪说什么?说职场是“老板公敌”;说情感是“男人公敌”;说成功是“所有成功者的公敌”。在任何时候,都只为小人物说话。)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062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